色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色文网 > 我的丝袜熟母老师 > 第二十章 欲望

第二十章 欲望

    这天下午他们一直就没有停过,两具肉体死死的缠在一起疯狂做爱,用尽了裂祭所知道的各种姿势和玩法。一会让妈妈用奶子夹着鸡巴乳交,一会用鸡巴抽打妈妈美艳的脸庞,射精后就让妈妈想办法弄硬,勃起后就插入湿滑的骚屄用力暴肏,在妈妈饥渴的子宫里一次次激射出火热的浓精。  

    两人就像发情的野兽,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,就能迅速激起彼此体内浓烈的欲望,冲动的抱在一起翻云覆雨,抵死缠绵。厨房、阳台、客厅,浴室,任何地点都成为了两人淫乱的战场。  

    在一次次猛烈的高潮过后,妈妈似乎完全体会到了做为女人的快乐,对性爱是食髓知味,欲罢不能,对裂祭更是百依百顺,细心伺候。这几个小时她几乎就没有穿过衣服,在裂祭的要求下不断更换着诱人的情趣内衣和各式丝袜高跟,等待着裂祭下流的调教和激烈的奸淫。  

    足交,腿交,臀交,口爆…  

    看着两人的激情大战,我内心中邪恶的欲望得到了深深的满足,性欲如火,精液纷飞,不知痛快的射了多少次,直到双腿发软,射无可射,鸡巴再也硬不起来为止。  

    当裂祭离开时,妈妈已经如死鱼般瘫软在了床上,腿上的丝袜破碎不堪,淫熟的肉体被射满了浓浊的精液,有的干涸成了白色的块状物,有的则是新鲜出炉的乳白液体,配上妈妈无限满足的痴傻神色,那色情的画面显得格外淫靡。  

    想起妈妈最后的嘶声呻吟,我的第六感告诉我——妈妈可能真的会怀孕!  

    第二天,清晨,阳光明媚,清风送爽。  

    “妈妈,你都起来了?”  

    起床后,略显疲态的我向着浴室走去,准备洗漱后和妈妈一起上学。来到卫生间时,只见妈妈已经起来了,正站在镜子前整理着妆容和衣着。  

    “是啊,小和,今天你起来的有点晚哦!”  

    妈妈淡淡一笑没有回头,在脸上熟练的化着精致的淡妆。柳眉,口红,眼线,眼影,每一样都细心涂抹,一丝不苟,犹如在雕刻着精美的艺术品,一举一动,都显得优雅迷人。  

    只不过身上的衣着已不再是昨天那样露骨的打扮,而换成了平时上课时端庄的职业套装。  

    “妈妈,我就是昨天…玩累了,今天多睡了一会!”  

    我不自然的讪讪一笑,神色显得有些尴尬。昨天射得实在是太多了,而男人次数多后自然需要更多的睡眠来补充精力,这也是男人与女人的区别。妈妈可是被肏了整整五个小时,竟然只睡了一觉就恢复了!  

    想到这我不禁有些感慨,这男人与女人也太不公平了,到现在我的腿还有些发软呢!  

    “小和,休息的时候玩可以,但也别睡的太晚哦,你现在要把学习放在第一位,知道吗?”妈妈淡淡叮嘱了一句,没有以往呵斥的成分在里面,语气显得十分温柔。  

    “知道了,妈妈!”我轻轻点了点头,露出一抹乖巧的笑容。  

    随后妈妈整理了一下衣襟,将柔顺的长发撩了几下才满意的转过身来,艳丽的脸庞如桃花绽放,对着我柔声问道:“怎么样小和,妈妈今天漂不漂亮呀?”  

    我仔细打量着妈妈,艳丽的口红,黑色的眼线,密长的假睫毛,还抹了漂亮的冷色调眼影。精致的妆容下,妈妈那白嫩的肌肤似乎要溢出水来,俏脸的脸庞也更加美艳迷人,整个人容光焕发,神采飞扬,犹如祸国殃民的尤物,令人感到无比的惊艳。  

    一身职业套装修饰着她曼妙有致的身材,高耸肥嫩的巨乳挺在胸前,将白色的衬衣绷的没有一丝褶皱,深邃的乳沟从崩开的缝隙中露出微微一抹,无形中便能诱惑住男人的视线。  

    盈盈一握的纤腰肢下,肥美的巨臀将紧身的职业套裙撑得鼓涨欲裂,一双轻薄透明的肉色丝袜附着在妈妈纤细的美腿上,多了一分端庄的高贵与优雅。十公分的黑色高跟被妈妈高傲的踩在脚下,使得性感滑腻的双腿更显修长,迷人的气质也多了几分雍容与华贵。  

    “哇,妈妈打扮起来真好看,就跟天仙似的!”  

    我看得目不转睛,夸张的哇了一声,毫不犹豫的出声赞美。  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妈妈与裂祭在一起后是越来越漂亮了,整天笑语盈盈,精神奕奕,不仅变得更加美艳,显得也愈发年轻,比之前不知漂亮性感了多少倍。  

    特别是此时妈妈眉眼上的冷色调眼影,如同神来之笔将美艳的脸庞承托的格外冷艳,仿佛高贵的女王让人忍不住想要跪倒在地,只为奢求她一个冷淡的眼神!  

    想着妈妈在床上放荡骚浪的模样,我的神色不禁有些恍惚,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吗?  

    差距实在太大了!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小马屁精!”看着我夸张的神色,妈妈嫣然一笑,脸蛋泛起一抹娇艳的嫣红,转过身又对着镜子打量起来。  

    “是真的啦,妈妈现在可比以前漂亮多了,果然有男人滋润的女人就是不一样!”我嘻嘻一笑,学着大人的模样对着妈妈品头论足。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妈妈也觉得自己更漂…呀!小和,你怎么对妈妈说话呢!什么滋润…真是的!”似乎才反应过来,妈妈转过身娇嗔一声,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,白嫩的脸庞浮现出一抹娇羞的神色。  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妈妈敢说昨天和裂祭约会没有做过什么吗?”  

    我紧紧的盯着妈妈,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容。现在我与妈妈就像朋友一样,经常拿两人亲密的关系开玩笑,妈妈每次都被我逗得面红耳赤,这几乎快成为我的必修课了。  

    “什么做过什么…我们只是出去玩了一会,哪有你说的那样…”被我一语击中,妈妈的脸蛋瞬间变得红润,羞涩的如同盛开的玫瑰娇艳动人。  

    “嘿嘿…”我暧昧的眨了眨眼,不怀好意的看着妈妈,嘻嘻笑道:“你们做过什么我怎么知道,妈妈心里清楚就可以了!”  

    “坏儿子!你也跟着裂祭学坏了是吧,都在胡…胡说些什么呢?”妈妈杏眼圆瞪,气急败坏的呵斥一声,薄薄的脸皮再也撑不住了,看上去又羞又急。  

    “呵呵,看,看,恼羞成怒了吧!”  

    我得意的看着他,继续调戏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妈妈的衣柜里多了许多性感的衣服,而且昨天丢垃圾时我还发现里面有好几双破损的丝袜,你们昨天在家里…嘿嘿…战况应该很激烈吧!”  

    “你…我…我那是…那是…”妈妈羞的满脸通红,一时也不知道该怎样反驳。  

    “哈哈,被我说的哑口无言了吧!”  

    “你…我看你真是欠收拾了!居然敢这样取笑妈妈!”妈妈神色一变,狠狠的瞪着我就冲了过来,可我又怎会傻乎乎的站着不动,眼见情况不对撒腿就跑。  

    “哈哈,妈妈,儿子先去楼下等你了,你快一点哦!”  

    早上的时间就在这愉快的氛围中度过,吃过午饭我就下到三楼去找裂祭,可教室里却没有发现他的身影,问了他的同学才知道裂祭和林月雪一起出去了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打电话也没人接听。  

    我靠,明明约好中午谈事的,怎么裂祭就出去了呢,难道和林月雪亲热去了?  

    走在回教室的路上,我不禁微微蹙眉,不过也真有这个可能,这段时间裂祭基本都被我和妈妈霸占了,留给林月雪的时间自然不多,而林月雪一看就是个醋坛子,这么久没有亲热定然十分渴望。  

    突然间我就想到了那个陈旧的实验楼,那天晚上裂祭就是和妈妈在那里亲热的,妈妈贴在窗子上被裂祭从身后肏得欲仙欲死,当时我还以为是王强在里面,刺激得我心如刀割,第二天忍不住还和他打了一架。  

    想到这我不再迟疑,撒开腿便向那边跑去。  

    来到实验楼,我直接放弃一楼向着二楼跑去,几分钟后在三楼的最后一间教室我才发现了两人,因为林月雪那诱人的娇喘声已经清晰的传了过来。  

    “啊…嗯啊…祭…你都好久没…没和人家亲热了…大鸡巴…啊…好舒服…”  

    “雪儿,没多久吧,上个星期我们不是才做过吗?”  

    “哼…你也说是上个星期…难道这还不够久吗…嗯哦…老公…再深一点…顶住那里…”  

    “呵呵,骚雪儿,你这下面湿的跟什么一样,真是欠肏啊!”  

    听着两人淫荡的话语,我的心里不由微微一热,一种想要偷窥的恶趣味突然涌了上来。站在窗子前正要探头,又觉得这样似乎太不道德了,正所谓朋友妻不可欺,裂祭是我兄弟,那林月雪就是我嫂子,我怎么能做出偷窥这种下流的事!?  

    悄悄返回到楼梯口,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坐在阶梯上耐心的等待着,淫荡的呻吟此起彼伏的钻入耳朵,让我不知不觉又想起了昨天妈妈与裂祭做爱的画面。  

    我发誓,那是我见过最暴力最激情的做爱,比视频中还要激烈的多,我也十分庆幸做出了接受两人的决定。  

    妈妈高贵典雅,倾国倾城,裂祭邪逸儒雅,俊美无双,两人站在一起真的十分般配。而这段时间里,我也能感觉到和妈妈之间亲密了许多,不再如以往母子的关系那般拘谨,反而更像是朋友一样可以畅所欲言。  

    至于妈妈的变化就更明显了,娇艳如花,神采飞扬,以往的幽怨与哀伤早已消失无踪,艳丽的脸庞上每天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。看着妈妈幸福的甜蜜模样,作为儿子的我也感到十分开心。  

    这些年妈妈都是一个人照顾我的起居饮食,她真的为我付出太多太多了!  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当我回过神时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,而两人依旧没有出来,显然还在大战之中。我不禁微微一叹,裂祭实在是太猛了,昨天才和妈妈射了这么多次,今天又生龙活虎的和林月雪激情大战,好像不知疲惫一样。  

    同样身为男人,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咧!  

    “阿和?”  

    “刘和!?”  

    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,不一会两人就快速走了过来,只见裂祭神态自若,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,林月雪则俏脸嫣红,水灵的大眼泛着点点春意,一副刚刚欢好后的妩媚模样。  

    “刘和,你怎么在这里!”  

    林月雪气势汹汹的在我身前站定,瞪着美丽的大眼睛娇声喝道:“我说你怎么像鬼一样的阴魂不散啊,怎么走到哪都能见到你!”  

    随后林月雪脸色一变,似乎想到了什么,白嫩的脸蛋立即变得通红,羞恼道:“你…你是不是偷看我们了,快说!!”  

    “没有!绝对没有!”  

    我紧张的摇着头,眼神毫无闪躲的看着她说道:“我一直在这里等你们!真的!我发誓!”  

    林月雪死死的盯着我,仿佛要用目光将我看穿,直到过了半分钟似乎才相信了我的话,质问道:“那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  

    “额…这个…”我的脸蛋微微泛红,神色也变得有些尴尬,支支吾吾道:“我是来找裂祭的…我有些事想和他…”  

    “喂!你怎么每天都有事呀?”  

    还没等我说完,林月雪就生气的打断了我的话,气鼓鼓的质问道:“到底裂祭是我男朋友,还是你的男朋友?我们还有没有一点私人空间了!”  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欲言又止,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  

    这段时间我找裂祭确实十分频繁,我也能理解林月雪生气的心情,毕竟谁都不希望男朋友把时间全都留给朋友,如果我女朋友每天都被她闺蜜叫去,我也会十分生气。  

    摸了摸林月雪的小脑袋,裂祭在一旁帮我解围道:“好了雪儿,少说两句,阿和是我兄弟,我们谈下事,你先回教室!”  

    “祭…”林月雪撅着小嘴娇呼一声,抓着他的胳膊不停的撒着娇。  

    裂祭低头亲了她一下,温柔笑道:“乖,先回去!”  

    “嗯!”林月雪柔柔的甜甜一笑,可转过头模样就变了,对着我不满的娇哼一声就快速下了楼。  

    裂祭无奈的笑了笑,走到我身边解释道:“阿和,你别放在心上,月雪的个性就是这样,其实只要和她成为朋友,她还是很真诚的一个人。”  

    我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,“别说了,这个我是知道的,其实我也挺喜欢她那种个性。”  

    认识这么久,对于林月雪我也有些清楚,本质上就是一个稍微有点刁蛮的大小姐,不过性格却非常直爽,敢爱敢恨,生气开心都表现在脸上,不像有些心机婊,脸上笑颜如花,心里却骂你骂的要死,说实话我还是挺喜欢她那种性格的。  

    随后我和裂祭并肩坐下,在楼梯口聊了起来。  

    “阿和,怎么样,昨天看的兴不兴奋?”裂祭转过头看着我,脸上泛起一抹暧昧的笑容。  

    “兴奋!当然兴奋!”  

    想起昨天两人的激情大战,我的心又开始火热起来,眉飞色舞的说着内心的真实感受,“昨天你们真的是太激情了,没想到我妈在床上居然这么骚,我都快认不出是她了!我也不怕告诉你,昨天我撸得腿都发软了,不知道射了多少次!”  

    “对了裂祭,你是怎么办到的?”  

    我双眼放光的盯着他,迫不及待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  

    在以往的印象中,妈妈端庄贤惠,知书达理,可昨天的表现却完全打破了我的认知,不仅骚浪的渴求着裂祭的大鸡巴,还下贱的承认自己是他的骚母狗,这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。  

    裂祭淡淡笑道:“阿和,其实我给你的视频都是几个月前的,之后我和你妈就很少拍视频了,不过还是会偶尔发一些到第一会所的论坛上,让你妈看看狼友们色情的回复。”  

    “刚开始你妈还挺害羞的,不停的骂我变态色魔。但就像我说的,什么事都有个熟悉的过程,慢慢的你妈就上瘾了,每次看着那些淫荡的回复都显得格外激动,不一会…呵呵…就春心荡漾了。”  

    “当然,这只是增加情趣的一种方式,我也没有刻意去调教你妈,只是在慢慢的引导她,渐渐的你妈就变成这样了。”  

    果然没错,那些视频都是以前的!  

    昨天的我便有所猜测,不然妈妈的转变不会如此之大。  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”通过裂祭的解释我也明白过来,“难怪我妈现在变得这么骚,真的就像母…”  

    “像母狗一样,对吗?”裂祭淡淡一笑,说出了我的心声。  

    “人前女神,人后母狗,这种剧烈的反差才会令人兴奋。昨天下午在XX广场有多少人为你妈着迷你也看到了。那些男人双目放光,眼神淫邪,不用想都知道在意淫你妈,包括在学校里也是如此,不知有多少老师学生意淫着这个梦中女神。”  

    “可是呢?”  

    裂祭红润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,漆黑的眸子也闪过一道淫邪的光芒,“可是她现在却是那么的骚浪,脱掉端庄高贵的外衣之后,她只是一个发情的母狗,在床上不停的渴求着我下贱的玩弄,随时随地都能被我肆意奸淫,并且全身心的投入进去。”  

    “人前高贵的女神,人后却是我一个人的荡妇,这种强烈的反差真的十分刺激!”  

    随后他话锋一转,真挚的说道:“不过,阿和你放心,这一切都只是床上的情趣,你昨天也看到我和你妈是如何相处的,在生活中我宠她,爱她,逗她开心,但在床上她就会听我的,并且乐在其中,心甘情愿。”  

    我不禁点了点头,昨天裂祭和妈妈相处的画面我十分清楚,妈妈的欢声笑语,妈妈被裂祭的情话所打动,妈妈如小女孩开心的模样都让我记忆深刻。毕竟妈妈也不是傻子,如果裂祭只是拿她当泄欲工具,妈妈估计也不会爱的如此刻骨铭心。  

    “裂祭…那个…我妈她现在…真的已经成为你的那…”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,还觉得不好意思?”  

    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模样,裂祭眯着眸子笑了笑,淡淡道:“还没有,不过也差不多了,你妈现在喜欢蒙住眼睛被我玩弄,喜欢身体被束缚住与我做爱,只不过对于叫我主人还是有些排斥,不过我也无所谓,其实相对于主人这个称呼,我更喜欢你妈叫我老公,她也是这么想的。”  

    “怎么,你希望你妈叫我主人?”裂祭突然转过头灼灼的盯着我,眼光锐利而灼热,似乎要看穿我的心思。  

    “我…”我垂下头有些尴尬,不知该如何开口。  

    昨天我只是单纯的想看两人做爱,没想到亲眼目睹后才发现激情的画面已经提升了好几个档次,那强烈的刺激疯狂的冲击着我的神经,带给了我无与伦比的巨大快感。  

    特别是听到妈妈说自己是骚母狗时,我的第一反应除了有些惊愕外,更多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兴奋,一股灼热的暖流在瞬间就涌遍了我的全身,心中那邪恶的欲望也在欢快的奔腾跳动,如同爆发的火山肆意喷涌,激情澎湃!  

    “好了阿和,下次一定让你如愿!”  

    裂祭仿佛已经看穿了我的心思,眼神暧昧,微微一笑,随后便拍着我的肩膀站了起来。我涨红着脸没有做声,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浓浓的羞耻感,但转眼间就化为了兴奋与期待!  

    “对了!裂祭,我爸貌似一个月后会回来!”就在裂祭快要离开时,我才想起今天找他的目的是什么。  

    裂祭疑声问道:“你爸?回来干什么?”  

    “好像是为了两人的结婚纪念日!”  

    前几天爸爸与妈妈打电话时,我无意间听到了两人说话的内容,爸爸似乎想趁着这个特殊的日子回来陪伴妈妈,缓和一下两人逐渐陌生的关系,但显然妈妈已经完全属于裂祭了,对于爸爸这所谓“浪漫”的举动,我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。  

    “好的,我知道了!”  

    裂祭漆黑的眸子闪过一道别样的光芒,随后便转身离去。看着他意味深长的目光,我的心突然重重的跳了一下,预感到可能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会发生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叶辰风流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