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色文网 > 我的丝袜熟母老师 > 第十三章奸心

第十三章奸心

    百分之一,百分之十…百分之九十九…  

    我死死的盯着迅雷,如中魔怔,目不转睛。看着白色的空白一点点被蓝色填满,我竟感觉是如此满足,空虚的心灵仿似得到了雨水的滋润,焕然一新。  

    裂祭还是给了我,在我的威胁之下。  

    这无疑证明这个禽兽还是爱妈妈的,亦或者,这本来就是他所设下的局,让我沉迷其中,不可自拔,从而接受他们的奸情。可不管怎样,当我看到邮箱里的种子时我是激动的,这些天的萎靡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,精神奕奕,神采飞扬。  

    如果有一面镜子,我肯定可以看到自己脸上病态的血红!  

    快了,快了,就快要下好了!  

    我握着拳头,心脏剧烈的振动着,随着迅雷的跳动而跳动,随着它的起伏而起伏,就像一个失魂落魄的乞丐,突然发现了红彤彤的钞票,兴奋若狂。  

    十秒,九秒…五秒…一秒!  

    「叮!」  

    当迅雷标志性的声音响起,我猛的从座位上蹦了起来,高兴的如一个手舞足蹈的孩子。这些天的饥渴,这些夜的折磨,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释放!  

    我控制着颤抖的手指,迅速打开了文件夹。一瞬间,足足三排文件跃入眼帘,数了数,竟然多达二十几个!  

    我震惊着,欣喜着,兴奋的怒骂着裂祭这个禽兽,竟然拍了这么多的视频!  

    熟女老师的羞耻与高潮!第一次丝袜足交!  

    肛交的痛与爱!高潮地狱——十一次连续潮吹!  

    随眼看去,尽是一个个淫荡的标题,任何一个,都让人欲念横生。我的鸡巴如吃了兴奋剂,在裤裆里凶猛的咆哮着!特别是那个「高潮地狱」的文件,更让人充满了好奇。  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样的情景才配的上这个名字,怎样的快感才能用「地狱」来形容,我只知道当我第一眼看到时,便被它深深的震住了!  

    我的脑海不禁浮现出淫荡的遐想,屈辱的玩弄,肉棒的凌辱,妈妈的尊严被男人肆意践踏,被快感的浪潮一次次抛向天空,在永无止境的高潮里声嘶力竭,忘情呐喊,直到魂飞魄散,灰飞烟灭…  

    我深深的吸了口气,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激动。最终,我还是决定从头开始。  

    之前的那七个视频除了第一个「调教」,其余的六个妈妈都没有再反抗,对裂祭的称呼也变成了亲密的「老公」,显然妈妈那时已经被征服了。而此时这些视频都是按日期排列的,这不仅是对妈妈的淫辱,也是她的心路历程。从最初的反抗,到最后的投怀送抱,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的心理,她的转变,我真的很想知道。  

    调整好心情,我看向了第一个视频——作文!  

    是的,简单,明了,甚至有些文雅,与之前的标题简直格格不入。我瞪着双眼,有些不可置信,甚至一度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。但很快,我便镇定下来。我不知道裂祭是否在故弄玄虚,也不想刻意去猜测他的心思,我现在只想观看里面的内容,他又会用什么淫邪的手段来调教妈妈。  

    我激动的点开了视频,很快,暴风影音的视频框弹了出来,而视频,也正式开始了!  

    漆黑的屏幕里,嘈杂的读书声若隐若现,随后渐渐消逝,越来越远,紧接着「砰」的一道关门声,屏幕亮了起来,镜头里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布包,我熟悉的发现,这视频的开头竟与那个「调教」视频如出一辙。  

    随后镜头一转,映现出了妈妈优美的身姿。  

    她静静的立在办公桌旁,如一只美丽的精灵优雅恬静。媚眼如水,红唇粉嫩,一席黑色的紧身职业装,包裹着她曼妙有致的身材。酥胸高耸,纤腰如柳,在两侧勾勒出夸张而诱人的S型曲线。修长的美腿盈盈而立,黑色的丝袜如第二层滑腻的肌肤,再配上五公分的尖头高跟,一个性感美艳的熟女便跃然纸上了。  

    此时的她神色淡然,无悲无喜,似乎早已麻木,亦或者她只是在伪装。视频里一片寂静,两人都没有说话,仿佛都没有注意到彼此。随后镜头逐渐拉近,一阵轻微的动荡过后,摄影机安静的放在了桌上,而妈妈也被裂祭从身后搂在了怀里。  

    「宝贝,几天没有亲热,想不想我?」  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响起,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慵懒,又仿佛拥有勾人的魔力。只是一句话,我竟已经兴奋了起来,双眼死死的盯着屏幕,似乎要看穿他的内心。  

    「你说呢?」妈妈神色平静,声音干冷的没有一丝情感。  

    「奇怪,老师今天好像格外平静呢?」  

    「知道你要来,又有什么好惊讶的。」妈妈神态依旧,无悲无喜,波澜不惊。  

    「呵呵,看来老师已经习惯了我的存在,也不枉费我们这些天的朝夕相处…」  

    裂祭轻笑一声,将下巴放在妈妈的肩上,搂抱的姿势下仿佛一对恩爱的情侣,「老师,你说以我们现在的默契程度,是不是离真心相爱也不远了?」「无耻!」呵斥声传来,妈妈眼神冷漠,脸若寒霜,「裂祭,你以为我还会露出羞耻的神色让你嘲笑吗?放弃吧,我早就麻木了!」妈妈神色冰冷,面无波澜,仿佛真的已经麻木。  

    「是吗?」  

    裂祭微微一笑,眼神闪过一丝淫邪的戏谑。紧接着,妈妈的衬衣便被粗暴的扯开,无辜的纽扣四处崩落,暴露出性感的胸罩与高耸的双乳。随后两只大手猛然袭来,将两团诱人的肉团紧紧的握在了手中!  

    「唔!」妈妈闷哼一声,柳眉微蹙,「你干什么!?」「老师,别紧张…」  

    裂祭神色慵懒,漫不经心的道:「我只是和老师的奶子打个招呼而已…」「你…你这个无耻之徒,有你这样打招呼的吗!?」妈妈脸色羞红,却没有挣扎。我知道,她还在假装着毫无意义的镇定。  

    「做人要有礼貌,见面就要问好,这不是老师教育我们的吗?为什么遇到我这样听话的学生,老师不仅没有欣慰,反而还要骂我呢?」裂祭凝神皱眉,仿似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,一脸无辜。  

    这个禽兽,果然还是这般无耻!明明说着下流的话,却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委屈,竟然没有一丝心虚与羞愧,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境界!  

    妈妈咬着红唇,满脸羞愤,随后便将头扭向了一边。可下一秒,她的眼眸便开始了剧烈的波动,因为他的大手已经不客气的搓揉起来。  

    「真软!几天没摸,老师的大奶子还是那么动人呢!」裂祭五指大张,肆意玩弄着妈妈的巨乳,滑嫩的乳肉如牛奶般从指尖四溢,扭曲成诱人而淫糜的形状,「啧啧啧,柔软滑腻,吹弹可破,再加上这惊人的弹性,难怪我每天晚上都做着春梦,原来都是有原因的…」「你…你这个禽兽!人渣!快点放开我!」  

    听着越来越下流的话语,妈妈终于承受不住,脸颊嫣红,羞愤欲绝。她剧烈的挣扎着,可一切都显得是如此苍白。  

    「害羞了?被打回原形了?」  

    裂祭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,嘴唇靠近妈妈白嫩的耳朵,暧昧的吹了口气,「李老师,早在第一眼我就看穿了你苍白的伪装,被我残忍的撕裂是不是很羞耻?  

    就像没穿衣服一样?」  

    似乎被戳穿了谎言,又仿佛被看穿了内心,妈妈神色惊慌,脸红如血。  

    「惊讶么?」裂祭将妈妈转了过来,抬起修长的手指,将她凌乱的发丝缓缓的别在耳后,动作看起来竟分外温柔,「因为我爱你,所以我了解你,就这么简单…」  

    「你这个混蛋,不要再恶心我了!我真的想吐!」妈妈杏目圆瞪,冷声喝骂,仿佛吃了苍蝇般,眉宇间满是厌恶之色。  

    裂祭置若罔闻,淡然一笑,神色竟没有一丝变化。随后他的笑容骤然转冷,眼眸闪过一丝淫邪的厉芒,猛然将妈妈按在了办公桌上,双手抓住衬衣用力一扯,原本就已裂开的衬衣终于彻底毁坏,再也无法守护乳房的安全。  

    只见双乳高耸丰满,嫩白硕大,窄小的胸罩根本无法将其包裹,裸露出大片耀眼的雪白。挺拔的山峰紧紧相贴,挤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,从锁骨延伸而下,消失在胸罩的尽头。火红的蕾丝点缀,与雪白的乳肉交织在一起,看起来更多了一份妖艳和性感。  

    「老师,没想到你居然穿着那么性感的胸罩…」裂祭目光灼灼,如一个好奇宝宝打量着妈妈的双乳,「艳红的胸罩,雪白的乳肉,交相辉映,惹火撩人。不过这胸罩怎么有些透明呢,乳头好像都看到了,好淫荡哦!」  

    裂祭似笑非笑的看着妈妈,双手猛然用力,只听「撕」的一声,妈妈的乳罩就被扯成了两瓣,肥美的巨乳顿时如两只白兔欢快的蹦了出来,在胸前荡起一阵耀眼的涟漪。  

    「你…你到底想怎么样…」乳房被裸露,妈妈眼神惊慌,满脸羞愤,之前故作的镇定早已荡然无存。  

    「老师,不要紧张嘛,我只不过是帮老师检查一下内衣而已,不过…这胸罩的质量好像不怎么好,一扯就断了,老师家境优越,怎么连个好点的胸罩都不买一个呢?」裂祭一副为妈妈着想的模样,然后一脸嫌弃的将那半截胸罩丢在了地上。  

    「你…你这个禽兽,你不得好死!」妈妈咬牙切齿的看着他,破口大骂,被淫荡的言语羞辱的泫然欲泣,悲戚的眼眸泪光点点,楚楚可怜。  

    「噗嗤…」  

    裂祭嗤笑一声,神色慵懒,好像妈妈骂的人不是他一样。他灼灼的盯着双乳,淫声道:「啧啧…老师的奶子真美啊,皮肤好白,又滑又嫩的样子,看上去好细腻,奶子挺拔的像两座山峰,嫩白的肌肤就像刚剥壳的鸡蛋一样…」「对了,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…高耸入云,肤若凝脂,白如冬雪,吹弹可破!」「对,就是这句话!」  

    裂祭双目一亮,似乎被自己的文采所折服,居然露出了一抹孩子般纯真的笑容,「还有这娇嫩的乳头,幽幽一点,傲立在雪峰之巅,如寒冬腊梅,动人心魄!  

    还有老师的…」  

    「咦!?」话音未落,裂祭突然惊呼了一声。  

    「老师,你…你的乳头怎么翘起来了?难道是我刚才的抚摸让老师兴奋了?  

    还是…我说的话让老师勃起了?不…不会吧!老师现在这么饥渴了!?我好害羞…」  

    这…这个禽兽!太他妈无耻了!  

    我猛的一拍桌子,兴奋的双目放光,只见裂祭睁着双眼,仿佛发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事情,满脸震惊的看着妈妈,随后竟然捂住了嘴巴,用手指着妈妈勃起的乳头,那逼真的演技简直惟妙惟肖,让人拍案叫绝!  

    「你…你放过我吧…呜呜…我不想活了…呜…呜呜…」悲戚至极的哀嚎响起,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哭诉,妈妈顿时泪如泉涌,嚎啕大哭起来。她神色哀戚,脸红如血,面容因哭泣而扭曲成一团,痛苦中带着无尽的羞耻,羞耻中又带着无尽的绝望,这复杂到极点的表情,就算是好莱坞最厉害的影后都无法表达。  

    因为,这是发自灵魂的哀求与哭诉!  

    被曾经最喜爱的学生所羞辱,肆意践踏着女人和老师的尊严,承受着绝望的痛苦和羞耻的折磨,不敢大叫,没人倾诉,又反抗不了,内心里除了绝望,除了哭泣和哀求,她又能做什么呢?  

    「裂祭…呜呜…我…我求求你…饶了…饶了我吧…」「呜…呜呜…我…我再也承受…不…不了了…呜…」哭泣的话语断断续续,悲戚的声调剧烈颤抖,妈妈泪流满面,痛不欲生,她可怜巴巴的看着裂祭,泪眼里满是卑微的乞求,如果不是被裂祭按在桌子上,我相信她会毫不犹豫的跪在地上。  

    「哎…」  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裂祭叹息一声,一把将妈妈抱起坐在了椅子上。他紧紧的抱着她,轻轻的拍打着她起伏的肩膀,如大人哄着伤心的小孩。  

    「老师,尽情发泄吧,有委屈就大声的哭出来,别憋着,哭出来就好了…」「呜…呜呜呜!」  

    也许是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,也许是渴望着男人的安慰,崩溃的妈妈情绪失控,再无顾忌,埋在他怀里放声大哭起来。  

    此时的她是如此可怜,如此娇弱,无助的身躯剧烈的颤抖着,悲戚的哭声来回荡漾,如一首寂寞的哀歌感染着我的心田。  

    不知为何,我的脑海突然出现了妈妈在日记里所描绘的画面:天空阴郁,春雨绵绵,空旷的家里寂静无人,妈妈独坐在窗台,神色寂寥的望着窗外,目光呆滞的看着连绵的细雨填补着天空的苍白,又在天空的缝隙中无奈的游走…那是寂寞!  

    看着那张哭泣的容颜,我仿佛走进了妈妈的内心,洞察到了她曾经的情感。  

    她不止在发泄着被淫辱的绝望,还有那无边无际的寂寞。被贪玩的我忽视,被利欲熏心的爸爸所冷落,她独自一人,无人可诉,对影长叹,顾影自怜…而就在这个空窗期,裂祭出现了,尽管他强奸了她,撕裂了她的尊严,鞭挞着她的心灵,可也给了她一个女人需要的温暖,就如现在这般,他紧紧的抱着妈妈,神色温柔,满是怜惜,温暖的手掌轻柔的拍打着,抚慰着她受伤的心灵…隐约间,我又有了一点明悟,为什么妈妈最后会爱上裂祭,会对他又爱又恨,神魂痴迷。  

    悲戚的哭鸣渐渐远去,妈妈的身体也逐渐平息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抬起梨花带雨的脸庞,瞪着双眼,神色有些羞耻,又有些难以置信。我知道她一定在震惊着为什么会扑在裂祭怀里,为什么会接受这个禽兽的安慰。  

    「别这么看着我…」  

    裂祭抬起修长的手指,轻柔的拭去她的泪痕,「你太寂寞了,任何男人在此时安慰你,你都不会拒绝…」  

    妈妈身躯一颤,如被看穿了内心,凄美的脸庞顿时凝滞,迷蒙的双眼也剧烈的荡漾着,「你怎么…怎么…」  

    裂祭微微一笑,手指撩起一缕凌乱的发丝,将其缓缓的别在妈妈耳后,动作温柔而优雅,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,「还是那句话,因为我爱你,所以我了解你,就这么简单…」  

    低沉的话语如梦似幻,妈妈脸色羞红,过了几秒才回过神来,「你…你无耻!  

    下流!」  

    「是吗?」  

    裂祭淡然一笑,不为所动,只是深深的凝视着她,漆黑的眼眸里荡漾着如水的柔情,白皙的手指划过妈妈嫣红的脸庞,轻柔而怜惜,仿佛触碰着世上最珍贵的美玉。  

    「如果爱也是一种无耻,一种下流,我还是会选择卑微的爱着你…」如水的自白缓缓流淌,带着一丝伤感,又带着一丝迷离,恍如醉人的春风,幽然间便吹皱了平静的湖面。这一刻,他就像世上最痴情的少年,用自己卑微的真心,挽救着不可挽回的爱恋。  

    尽管我知道这个禽兽又在演戏,可不得不说他真的很会煽情,此时的他极具感染力,我分明看到妈妈的眼波一阵颤抖,脸庞也露出了一抹动人的娇羞。  

    她愣愣的看着他,已然有些情动!  

    「你…你这个禽兽,不要在演戏了!我…我不会再上当了!」仿佛是记起了上一次的嘲笑,妈妈很快回过神来,只是那看似坚定的话语却充满了明显的挣扎。  

    我知道,妈妈的心防再度被松动了!  

    「老师,我知道你很讨厌我…」  

    裂祭神色忧伤,爱抚着她悲戚的柳眉,「这些天,我都在不断的反省自己,你说的是对的,我对你的爱没有任何结果,只会给你带来沉重的负担,我不能这么自私,自私的纠缠着你,这样两个人都只有无尽的痛苦…」「老师,我已经决定了,去自首。也许…只有在牢房里,我才能洗去自身的罪恶…」  

    裂祭灼灼的看着她,眼波剧烈的颤动着,仿佛要将她永远的烙在心里,又仿佛充满了无尽的痛苦与留恋,「老师,我走了…请记得有一个学生,曾深深的爱过你…」  

    伤感的自白真实动情,颤抖的眼神又是如此动人心魄,一瞬间,连我都有些信以为真了,可我知道,这是他的手段!他的阴谋!妈妈就是被他这种忽冷忽热的手段征服的!  

    不出所料,妈妈仿佛呆滞了,双眼空洞,如坠梦幻,随后才清醒过来。她一把拉住他的身子,急声道:「裂祭,你…你疯了!这样你会坐牢的!你的人生就完了,你一辈子就毁了!」  

    「毁掉又如何,坐牢又如何?」  

    裂祭痴痴的看着她,无所畏惧,眼中似乎除了妈妈再也没有了其它,「如果能让老师记得我,我又有什么遗憾呢…」  

    「你…你…」  

    妈妈眼波荡漾,芳唇颤动,却再也说不出话来,她就仿佛落入了情网,被密密麻麻的丝线迅速捕获。她的神色剧烈的变幻着,随后竟然娇羞的垂下了头,低声道:「这样…这样值得吗…」  

    完蛋了!  

    看着妈妈娇羞的神色,我竟感觉是如此悲哀,裂祭强奸了她,蹂躏着她的尊严,可她还天真的为他着想着。猛然间,我又想到了妈妈的日记,也许就如她所写的那样,她一开始就不是那么的坚决,甚至我怀疑,她早已爱上了裂祭,被他这种玩弄女人的手段!  

    不过,这也不能怨妈妈太傻,因为裂祭之前的表演真的太真实了,那剧烈颤抖的眼眸,眼里火热的真情,伤感而深情的自白,如果不是用情至深,又如何能有这样丰富的神情?  

    我相信任何女人都会在刹那间被打动,从而丧失理智,为情所困。  

    「值得吗?当然值得!」  

    「老师痛哭后,心防会降到最低,内心会感到极度的空虚,渴望着男人的爱怜。我顺势安慰老师,无形中潜入老师的心里,在你的内心深处留下刻骨的烙印,再加上之前动人的情话,一边软化着老师的情感,一边击中了脆弱的芳心,自然而然的就撕开了老师封尘的心扉!」  

    「怎么样,老师不是很感动,很娇羞?呵呵…」裂祭微眯着眼,邪邪的笑着,之前的柔情早已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无情的讥讽与嘲笑,就如一只花猫玩弄着手中的老鼠。  

    妈妈瞪大了双眼,神情呆滞,再一次如坠梦幻。她满脸惊愕,不敢置信,直到冰冷的嘲笑传来才如梦初醒。  

    「你…你这个恶魔!啊!!你这个恶魔!!」  

    这一刻,妈妈彻底崩溃了,她疯狂的大喊着,晶莹的泪水如泉奔涌,凄美的脸庞再一次被泪水所淹没。她之前的感动,之前的担心,之前的话语都是如此可笑。假的,假的!一切都是假的!这就是真相!  

    「你为…呜呜…为什么要这样对…对我…呜呜呜…为什么…」妈妈嚎啕大哭着,身体剧烈的抽搐,哭的撕心裂肺,哭的肝肠寸断。她已经彻底崩溃了,这短短的十几分钟,她的情绪就如过山车一般剧烈起伏着,从山顶到山脚,又从山脚到山顶,没有任何缓冲,没有任何铺垫,直线落地,粉身碎骨!  

    没有人受的了,也没有人能够无动于衷。  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  

    裂祭捧起妈妈梨花带雨的脸庞,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,「我只是想征服老师而已…刚才在老师感动时我就可以得到老师,可是我没有,我就是要清楚的告诉你,我不仅要得到你的肉体,还要蹂躏你的心灵!让你恨我,再也忘不掉我,从此心里只记得我一个人!」  

    「我就是要让你在清醒的状态下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点点的爱上我,无能为力,不可自拔!!」  

    「明白了吗!?」  

    裂祭灼灼的盯着妈妈,漆黑的眸子冷漠而残酷,如霸道的君王宣判着妈妈最后的归宿!听完他的想法,我已经彻底呆住了,内心里只有深深的震撼,脑海里也只有一个想法——这是个疯子!  

    是的,疯子!  

    每一次在妈妈感动的时候,他都会无情的击碎她的幻想,只是为了让她保持清醒,让她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在一点点的失守,一点点的沦陷。但不可否认,这样的男人真的十分霸气,他是那么的自信,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,妈妈会臣服跪拜,死心塌地!  

    我知道,妈妈再一次被强奸了,这一次不是身体,而是心灵!  

    很残酷!  

    「你…你是魔鬼…呜…呜呜…你就是魔鬼…呜呜…」PS:四年没写,剧情早忘光了,把之前的章节读了好几遍,才找到了一点点感觉。可写的时候还是很难将自己带入进去,有种陌生感。这两章不知道写的怎么样,有些忐忑。  

    之后的剧情,刘和越来越NTR,看视频已经得不能满足,跟裂祭提出重归于好,条件是观看他和妈妈的现场直播,欢迎留言探讨。  

    记得四年前有人说,刘和还会和裂祭和好?这怎么可能?他是傻逼吗?现在应该可以找到答案了!下一章是肉戏,请兄弟们养精蓄锐,等待炮弹发射!点赞回复支持,谢谢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叶辰风流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